当前位置:首页>最时尚>新常态>

习近平提新常态后中国经济若干新特征

原标题:【独家】习近平提出新常态,这三年改变了什么?学习大国按“新常态”出现在2014年,如今已经成为社会上耳熟能详的词。那么新常态概括下的中国经济,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学习大国”(XXDAGUO)和大家一起观察一下。田获三狐1、习近……

专题: 贼鸡儿是什么意思 韩国穿搭网红利和ins 时装周街拍男 气质裙子 

原标题:【独家】习近平提出新常态,这三年改变了什么?

学习大国按

“新常态”出现在2014年,如今已经成为社会上耳熟能详的词。那么新常态概括下的中国经济,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学习大国”(XXDAGUO)和大家一起观察一下。

田获三狐

1、习近平眼里的新常态是什么

2014年5月10日,习近平在河南考察时首次明确提出新常态。他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

2014年7月29日,习近平在中南海召开的党外人士座谈会上进一步指出:正确认识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进一步增强信心,适应新常态,共同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2014年11月9日,习近平在北京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开幕式的演讲中,集中阐述了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化三大特点,指出新常态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2014年12月9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详尽分析了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趋势性变化,并指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是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的必然反映,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这一论断将新常态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到了2015年的3月30日,在同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座谈时,习近平进一步对新常态下实现经济新发展、新突破提出了明确要求。他强调,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新常态,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阶段演化,这是我们做好经济工作的出发点。

总体来看,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大趋势。经济发展新常态之所以“新”,不仅在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呈现若干新的特征,而且包含新的战略方针、新的制度条件,包含新的思想方法、新的工作理念。

2、新常态不是不要GDP

新的战略方针,突出体现为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的价值取向。习近平反复强调,坚持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为了实现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而不应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国内生产总值。

必须明确,发展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发展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基础和关键。经济发展新常态不是不要发展,不是不讲GDP,而是要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发展。因此,组织经济活动,既要看发展,又要看基础;既要看显绩,又要看潜绩;既要注重GDP增长,更要注重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提高。

新的制度条件,突出体现为确定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推动作用。习近平明确指出:“在新常态下,要实现新发展、新突破,制胜法宝是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和牵引是经济体制改革,而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新的思想方法,突出体现为强烈的问题意识。以重大问题为导向,抓住关键问题深入研究思考,着力推动解决我国发展面临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问题,是新常态下必须掌握的方法论。正是针对这3年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党中央提出一系列重大战略思想、战略举措,比如提出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提出“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建设上海、广东、天津、福建自贸区,等等。

3、新常态下呈现六大新亮点

在新常态判断的引领下,中国经济发展已经呈现新的状态,展现许多新的亮点。主要表现在:

第一,深化改革带来新变化,释放了市场活力,营造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浓厚氛围,每天新注册企业超万家;

第二,服务业蓬勃发展,随着产业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我国经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加快转变的趋势更加明显,一个电话,美甲、大厨都能到家服务;

第三,经济运行质量有所提升,2014年全员劳动生产率比上年提高7%,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4.8%,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蓝天次数多了就是证明;

第四,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带来新的增长点,与互联网有关的新业态持续高速扩张,“互联网+”已成为驱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这是我们弯道超车的有力工具;

第五,引进来、走出去成效明显,“一带一路”建设稳步实施,利用外资与对外直接投资“并驾齐驱”,中国仍是表现良好的投资目的国;

第六,基于国民高储蓄和长期积累的国家净资产,我国经济发展的潜力和空间很大,回旋余地比较大,宏观调控“工具箱”里的工具还比较多。

总之,我国经济“换挡不失势”,完全有条件、有可能实现经济增长保持中高速、产业迈向中高端的“双中高”目标。

中国的整个金融,用一个简单的表来看,这张表的数字是到2014年9月份,目前是公布到11月份,大的概念差不多,大家可以看到,M2和M0的比例是20倍,中国真实的货币存数是20倍以上,这种状态往哪儿走,这里有M2有M2,有M2减去M2的数字,一共有115万亿左右,在这里面,光是企业的存款8多万亿,居民存款是100多万亿。你们存在银行的50多万亿的存款,哪个企业有进行过现金管理?可能进行现金管理吗?你没有,只能存款。这样对企业来讲,有效配置了这笔现金吗?没有。同样一个概念,大家知道,两年前经济工作会说什么?降低企业实体成本,两年下来实体企业成本降低了吗?金融为实体服务的比重降低了吗?没有。为什么没有?本来有选择吗?金融本来有三种信用体制,第一种建立在贸易或者商业交易基础上的,叫商业信用。我这边讲的全部都是金融工具,这种金融工具本来的名称叫做商业期票、商业存兑汇票等等,后来才有了银行信用,银行信用的典型特征就是存贷款,存款一直在膨胀。第三个是市场信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后,美国金融创新,这三种信用形式,本来应该是并存的、协调的,但中国只有一种银行信用,所以我们才有这样一张表,可以看到货币存数非常之大。

发展阶段转换意味着什么?长期以来我也接受这样的看法,但是我仔细研究,回归到现实当中的时候,我经常发现它并不正确,比如说北京,我们北京这么多人,人越聚越多,为什么造成这种城市病呢?好像感觉并不是和我的事实相符合,所以我就下决心把这个问题给理了一下,收集了我们国家有关建成区面积的扩张,每个城市的,它的人口扩张和土地扩张的详细资料,城市规模和城市等级进行了研究,这个研究结论出乎意料。在特大型城市,甚至省会以上的城市,我们的问题是人口城镇化大大快于城镇化,尤其是一线城市,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基础设施、我们基础城市的建设跟不上人口的城镇化。但是存不存在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的情况呢?在广大的中小城市尤其是地级城市,土地的扩张面积远远快于人口的聚集,所以对于我们国家今后的城镇化如何扩展,我们要深入思考,我们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应该给什么样的城市一个合理的土地供给的规模,什么样的供给规模是有效的,我相信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那么我们新常态下,也不可能走向一个新型的城镇化道路。

“新常态”出现在2014年,如今已经成为社会上耳熟能详的词。那么新常态概括下的中国经济,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学习大国”(XXDAGUO)和大家一起观察一下。

第三句话我讲一讲就是新常态下,房地产的趋势,我自己的看法,不一定对。中国的房地产,我们参加政协的会,从2000年到现在,房地产和调控6.5次,我们现在是处在第七次调控的下半场,刚才讲到了数字。民间增长6.7%,加快了3.5个百分点。房地产比较多,销售面积,销售额都是增长的。那么这个房地产今后会是什么情况?我是这么想的,房地产的大局,市场分化、结构调整、模式转变、品质提升。尽管刚才讲了房地产的挑战,我认为总的来讲,中国房地产进入一个调整时期。理由是,一个从我们的居住面积,我们中国人均达到了36平米,我们比不上美国,他是人均64平米,但是我们和法国、英国不相上下。比日本、韩国多得多,日本是18.6平米,韩国18.8,我们是36。

我们看工业文明过程中间,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文明形态,每个国家的文明形态都不一样,也很难说这个文明形态是好还是坏。我讲六种,也许还有,都没有好坏之别。问题是,中国将来工业化的发展,如果我们要讲以创新驱动的话,我们的主要文明形态,或者文明社会的心理倾向到底是什么。从发达国家的倾向来看,制造文明应该说是工业文明中间最典型的形态。所以制造文明特别是发达国家成为到现在为止最强的工业国,美国、德国、日本、瑞士这些国家制造文明根基很深,做到精益求精以后再卖钱,中国不太一样,中国是只要能卖钱,不是我做的没有关系,我把它买来,做好了以后再卖出去,整机的竞争力还比较强,但是到了元器件、原材料、控制系统比较弱。所以,到底中国未来创新驱动,是靠什么文明精神在驱动?是靠采掘文明、贸易文明、金融还是地产,还是制造?这是一个非常值得中国思考的。而且特别是值得各个地区思考,每个地区的文化也不一样。

本文关键字: 新常态    习近平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